第二卷 第十四章

文 / 井宇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????不知道过了多久。

????窗户外的枝条轻敲着玻璃,发出有规律的声响。

????寝室里越来越冷,从门缝和天窗里吹进来的风加速的降低寝室的温度,刚刚热烘烘的被窝现在似冰窖一般的冷,手脚所触都是冰冷。

????我默默等待着,艰难的渡过每一秒。法华经让我的心平静下来,但是肢体传达的感觉还是涌向了大脑,一时间让它不知道该怎么判断了。

????我发现并不见黑猫,甚至连它轻微的叫声也没有。或者它在小飞的被窝里,听不见声音的。还是它根本就没有回来呢?

????这个念头一上来,就迅速的占领了我的大脑。我猜测着各种可能性。我听见志强翻了一个身。

????电脑腾的亮了,但是并不见正常开启时机箱的声音。显示屏下的开关一闪一闪的,像是一个绿色的眼睛。蓝色银幕的光发散开来,将寝室映得分外的诡异。

????寝室里一到熄灯的时间,就会没有电的。但是它却兀自开启。我默念着法华经,企图让我自己装作看不见。

????但是这样的企图显然是可笑的,它不但没有让我放松,甚至让我更紧张。因为我看到了明,他坐到了电脑前。他的背影我再熟悉不过了,他坐着那里,耷拉着脑袋,像是根本没有醒的样子。

????我越来越紧张,我总是觉得他会回头看我,如果他换了一副样子,他不再是明,他露出狰狞的脸,我被这个念头到快要逼疯了。

????我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,还好他没有任何的动作。但是我忽略了另一个身影,在他的床前分明还站着一个人,他背对着我,蓝光照到了他的身上将他分成了3截,头和脚融入了黑暗中,但是身子映着蓝光。

????恐怖在加深,我听见了明的笑声,嘻嘻哈哈,时而低沉,时而急速,象是精神病人发出的呓语。

????我看不见他的表情,但是那种被人盯着的感觉又上来了,它并不是来至明的那边,还有背对着我的那个人,会是他的目光吗?

????我大口呼吸,仿佛空气也被他抽空。手脚冰冷。

????我神经质的看了柜子后面,那里没有什么,我再抬头看向那边,那人已经不见了。我送了一口气。

????可是我的后背一阵发麻,我感到那阴冷的气息离我很近。

????我猛的一回头,一张脸正摆在我的枕头边,他正看着我,惊骇得几乎让我停止了呼吸,他的目光像是缠绕着猎物的蛇,幽幽的发亮。

????我一下子从床上滚了下去,地板的硬度让我更深刻的认识到此刻的真实。我的瞳孔发大了许多倍,我的手在不停的抖。心脏要溢了出来,让我呼吸困难。

????我并没有叫,“腾”电脑忽的灭了,蓝色消失不见了,寝室一下子陷入了黑暗中。

????眼睛还不能适应,地面的冷通过肌肤,深入骨髓。

????它时刻提醒着我快要断了线的思维。

????我知道他已经走了。

????我缓缓的爬上床,那张脸不停的在我眼前闪现。枕边有留下他的生息。

????我深呼了一口气,爬到了风的床上。

????明好象已经回床。

????第二天,发生了两件事情。

????其一,明枕头底下的那两张纸片不见了。

????其二,小飞的猫死了。

????所有的人都百思不得其解,除了我。

????我心安理得的接受了这一切。

????他要偷走那两张纸片,难道真的和他有莫大的联系?是夏元,还是其他人?为什么我每次见他,都不觉得他像夏元呢?

????他杀了猫,利用小飞的手,可以不留痕迹。

????猫死在了水池里,很难想象它是如何的挣扎?它看见它的主人掐住了它的脖子,它会怪他吗?

????小飞哭得眼睛都红了,他不知道自己就是间接的凶手,我没有告诉他,如果他知道,他会内疚一辈子的。

????偷去了两张纸,对我们的影响并不是很大。

????起码我们知道他在9月29日去了一趟M县,10月1日去了新欣影视城。

????他去的目的不得而知,不过我们并没有花费心思猜测,因为我们决定兵分两路去探个究竟。

????12月22日就开始停课了,我们把时间定在了12月26日。

????猫被杀的事情也很快被管理员糊弄了过去,他的“官方意见”是猫不小心掉到水池里了。这样的理由不足以让人信服,不过也没有人喜欢更复杂的过程的。毕竟安宁来之不易。

????一个学期都快过完了。

????老大死了,风也死了,白卓不见踪影,这并不是我们要的结局。如果说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,那么希望它喜剧收场。

????任何一点悲剧都不是我们能够承受的了。

????17栋依然威武的矗立,像一个沉默的老人,决不向外透露自己的隐私。行政楼,操场,图书馆都留我们的足迹,也留下他的气息。

????我们不是任人摆布的傀儡,但是我也清楚的知道,我们的力量实在是卑微。我们都只是平凡的人,希望有平凡的幸福。

????如何这点幸福上帝都不肯施舍呢?恶灵究竟背负怎样的杀机去窥视他的猎物呢?

????我记得在玩碟仙的那天晚上,他告诉我们一个字,那就是“死”。

????如果牺牲生命可以让他的怒气平息,他换到了只是另一股怒气而已。

????我不相信死无报应。

????圣诞节在安然临近,是一个有雪花,有祝福,有温润气息的节日。每个人的脸上渐露喜色。

????校园里弥漫着一股快乐的空气,连天气都受了感染,呈现出清冽而醇香的气息。

????他偷走了纸片就一直没有出现,他到底是不是夏元,就成了问题的关键,他杀害了他的6个室友,他的恶灵被我们无意之间又招了回来,他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杀戮。

????但是我和明面对他多次,但是他的脸并不象照片中的夏元?

????我有时候会和明说,他同样的疑惑。

????他杀了老大和风,他们是我们寝室里的人,这不难理解,他杀了管理员,在2000年的那场杀戮里,他也杀了管理员,这也不难理解。

????但是他为什么要杀害白卓呢?

????他并不是我们寝室里的成员。

????还有那两张纸片又会告诉我们什么呢?

????问题隐约浮现,但是扑头盖脸的是节日的巨大快乐气氛。

????连明都舒缓了眉头。

????在圣诞前夜,下了一点小雪,在空中它就会融化,曼妙了下了半个小时,很小的雪花轻轻柔柔,在点缀一个盛大的节日。心情跟着温暖了起来,似乎也要融化,没有酒也要醉了。

????我们笑,我们闹,我们处于最美好的年纪,象橘子一样饱满的年纪。歌词里都有写:“从来开心,全无阴影”。

????为什么我会流泪呢?我想起了我们的朋友。他们在天国也过圣诞节吗?

????做青春鸟的旅行。

????刹那芳华。

????雪温柔的在下,像是要覆盖所有的罪恶。

????隔着玻璃,我看着外面的世界。路灯照着湿漉漉的街道一片橙黄。屋里他们在狂欢,音乐溢满了整个房间。

????看不见明他们几个,人群里满是笑脸。屋顶上闪烁的灯像是一个个舞动的精灵,或者明亮的眼。

????我看见许丽朝我走过来。

????她的眼睛里带着笑意,像是雪花融化在碧波里。

????“你还好吗?”她问,嬉闹声马上淹没了她的话,一浪高似一浪。

????我打了一个手势,示意我和她一起出去。

????她立刻会意,朝门口退了开去。

????雪还在轻柔的下,在风的怀抱里跳一曲华尔兹。

????有点冷,我竖起了衣服领。

????路灯在她的脸上投下朦胧的影子,小巧的鼻子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。我们都没有说话,静默潜滋暗长。

????我们朝着操场走去。

????地面有小小的坑,积着水,一段明,一段暗,像时光的罅隙。

????“你不用担心我的!事情马上会过去。”我轻声说。我回头看她,几片雪花浮在她的头发上,像是柳絮漂浮在池塘上。

????她轻轻的往前走,操场周围的树林里不知道什么鸟儿忽地飞起,在空中留下一串振翅的声响。

????遥远的歌舞飘过来。

????在岑寂的树林里,脚踏着濡湿的枯叶和枝桠,发出轻微的闷响。雪已经看不见了,枝叶剪出或大或小或明或暗的间隙。

????我突然想起那个静谧的夜晚,那个坐在长凳上心中一片沉静的夜晚。

????许丽拉着我的手,走在我前面。

????我听见她幽幽的说:“你们要去M县,对吗?”

????一定又是宏翼多嘴的。

????她忽的站住,回头看我,我看不见她的神情,她说:“你一定要平安的回来!”

????我点点头,雪花像是黑暗中的舞者,在身边浮沉。

????我们又开始走,我听见了什么声音,不是歌声。我站定,侧耳倾听。

????是两个男人低沉的对话声,他们又出现了。

????我四处寻觅着声音的由来。许丽正要说话,我示意她安静。

????声音好象是从后面传来,我跟着走过去。对话声并不停息。

????前方出现了人影,他们走得很快,有些许的光亮照着他们的背影。

????我拉着许丽走过去。

????他们要带我去哪里?

????我再次站定,因为出现了操场下的阶梯。

????他们消失了,我不敢带着许丽冒然前往。

????我们还有什么没有发现吗?

????晚上我跟明说起此事,明顿了顿,“我们还是照计划进行吧!”

????26日,我和明去M县,去那里的公安局查找一下关于夏元的信息。宏翼和志强去新欣影视城,亦是同样的目的。

????他们在25日下午出发。

????窗外的雪花还在欢乐的飘舞着。明天就是圣诞了,虽然它是个美丽和诗意的童话,但是每个人都乐于沉醉其中,细细品味着一个叫感恩的东西,圣诞老人会从天而降,带来世界另一端的问候,潜入你的梦,告诉你生活的真正含义。

????我不应该哭泣,在这个快乐的日子,在这个濒临快乐的日子,世界只是圣诞树上闪亮的一个光点。

????看着这个光点,任悲哀蔓延。 ( 17栋男生宿舍 http://www.xiushuw.com/9/9933/ 移动版访问:m.xiushuw.com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秀书网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://www.xiushuw.com